常宁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九十七章 他的债我来收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0:13:48 编辑:笔名

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九十七章 他的债我来收

老者手一顿,放下笔,并未看他,叹道:“一定要如此吗?”

轩辕扭头沉默了下:“之前你劝我,我看在你的面子上,才歇了这心思。可我…还是不甘,明明可以…他们既然敢如此做,就要承受后果…”

老者长长的叹了口气:“你应该知道这是难免的,甚至是正常的――”

轩辕冷道:“所以你就眼睁睁看着!”老者似是被这话刺痛,捂着心口皱眉道:“我若是能看住,当年也不会做那等事宜。他去了也好,这里不适合他,只会脏了他…”

“可他的债,我要收!”

老者叹息:“你非要如此?”

“当然,我自小学的就是睚眦必报,以血还牙。”轩辕邪邪一笑:“况且,如今我还多了个理由。”

“哦?什么?”

轩辕便将杨念慈的事儿说了遍:“…都敢动我的女人了,找死不是!”

老者只得感慨:“真是天生的对头。”

轩辕冷漠道:“各凭本事吧。我若是栽了,也没话说。可若是我成了,只要你别插手。”

老者脸上不忍,劝道:“你可以带着她远走高飞,或是隐于民间。何必――”

轩辕打断他:“那也得将这里的事儿都了结之后。我带着我老婆走,我儿子呢?”

老者脸上浮起怒气:“他不是你儿子!”

轩辕低吼:“死老头你休想!”

老者闭了闭眼,再睁开满目的痛苦:“这点儿事你都不愿成全?他可是――”

“够了!”轩辕厉声道:“自我懂得什么是家后,我便发誓我的儿子一定会有天下最好的爹!”

老者忽然身子一软

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 第九十七章 他的债我来收

,仿佛骨头再不堪承受重负:“你还是怨我…”

轩辕平静道:“我便是怨你又如何?你不是说你是无奈吗?我是要为我儿子撑起一片天的,你趁早少打主意。”

我要你眼睁睁看着我是如何做父亲的!

老者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,疲惫的闭上眼:“…莫要出人命。”

轩辕沉默,转身离去,走到窗边时忍不住回头轻轻道了声:“早些睡。”从窗子翻了去。

老者睁开眼,疲惫痛苦消失不见,满是精光:“臭小子。还敢跑来斗狠?哼,还不是心软的货…”

嘀咕完,突然抬头看向外面,眯着眼冷冷道:“欠的债是该收回…各安天命吧…”

提起笔要写。笔头一顿,微笑着摇头,还是放下了。

“来人,就寝。”

这个时辰,平王躺在床榻上。怎么也睡不着。

遭受了奇耻大辱,被一个小娘子暗算了,还被人打晕丢在泥地上睡了半天,醒来浑身疼不说,偷偷回府换衣才发现底裤不见了。

平王心情不好了,这是有把柄在人家手上了,可自己竟不知道对方是谁。

是谁呢?是谁在背后打晕了自己?那人拿了自己的底裤到底想干什么?他为什么没对自己出手?

平王想着这些心里不安,更让他不安的是,他昏过去的那一刹那,仿佛听见那小娘子喊了声轩辕?到底喊没喊?喊的是不是轩辕?如果真的是。那是不是她认出了自己?可她怎么会认识自己一个王爷呢?

平王仔细想着一幕幕,突然一句话响了起来:我是段相的三女儿!

平王猛的坐起,出了一身冷汗。他现在才发觉不对头的地方,那个小娘子穿着普通,像是村姑,可看她肤白肉嫩哪像天天风吹日晒的?而且她的言谈举止不像小户家的…

平王觉得伤口更疼了,妈的,不会那么寸吧?

可他这会儿越回想小娘子的容貌,越觉得能看出段相影子来。

平王彻底睡不着了,喊了声:“来人!”

一个下人麻溜的进来。神智清醒道:“爷,有何吩咐?”

平王心烦气躁:“天亮后,立即请侯爷过来。还有,这冰盆子怎么摆的。怎么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的?”

平王说的侯爷是他的大舅舅忠勇侯,宫里钱妃的亲大哥。

单看封号,还以为钱家是武将起家,其实不然。忠勇侯祖上经商,且没辜负了这个好姓,生意做得不是一般二般的大。钱不缺了就想谋权。国朝被犯边。当时的皇帝派将领四处平乱,钱家趁机揽了部分军需,慢慢在朝堂上混了个眼熟。眼见最大的一场战役要来临,偏逢寒冬,且那年又北旱南涝,收上来的赋税了了,国库更是空虚。当时的皇帝愁得头发都白了几根,这战胜,国朝至少安享二十年太平;这战负,恐怕死灰复燃皇城都保不住。

钱家祖上看准了时机,将自家家底不论钱财还是余粮全捐了出来,还游说交好的富商乡绅共同捐赠,竟凑够了半个月的军需。皇帝龙心大悦,一面派人有样学样的找民间富商世家大族募捐,一面给钱家祖上安了个官,负责运送军需。

钱家祖上也是真有能力的人,带着朝廷官兵还有家丁,走了自己行商时发现的小路,躲过敌国的围追堵截,将军需一粒米都没少的送到。后来,大捷,皇帝一兴奋,便封了钱家祖上为忠勇侯,以示钱家对天家的忠心耿耿。

钱家封了侯,可能是自知不是正经路子出来的,一直低调做人,子弟少有在官场上建树的,但每一代都会出几个经商有天赋的后人,偌大的家业蒸蒸日上,可以称得上是天下第二富。这第一嘛,自然就是天家。

一直到这一代,老侯爷将自己疼爱的小女儿送进了宫,得了圣宠,诞下皇子。老侯爷临去前,嘱咐接班的大儿子:咱家能不能彻底翻身,就看平王了!

忠勇侯明了,若是自家成了皇帝的外家,谁人还敢说自己的大门上都有一股子铜臭味?

因此,忠勇侯对这个外甥比对亲儿子还上心还尽力,平王能成为如今仅存的硕果之一,跟忠勇侯的慷慨解囊脱不了关系。

平王自小也跟舅舅亲近,而且舅舅头脑灵活,他有什么事儿多半都是跟舅舅拿主意。

忠勇侯看着面前愁眉苦脸的皇子外甥,心里的怒火蹭蹭往上涨:“舅舅不是跟你说,且得忍耐吗?你浑身上下就这个性喜猎色的毛病值得人诟病。端王那里巴不得你做点什么事儿好在老爷子跟前抹黑。你还真配合。你府里什么时候缺了美人?舅舅哪年没给送几个来?”

平王有些委屈:“舅舅,您还说呢。你送来的都是南方调教出的细马,一个两个还好,年年都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,还有什么趣味?我眼睛都看乏了,还不能出去看看?”

忠勇侯那个气哟,这是嫌我不尽心啊。

“你看就看,做什么调戏良家妇女?”

平王此时想到杨念慈的容貌,还是有些动心。

“那小娘子长得真是美,看着清纯又有些娇媚,端正又带着灵动。那大眼睛一转,简直能勾魂…”

忠勇侯冷笑:“那眼睛里还有刀子,伤了你的胳膊。”

平王不说话了,低着头叹气。

“她真是段相的女儿?”

平王拍着脑袋:“不知道啊,舅舅我真的没见过她。我觉得她是哄我,不然我心眼儿被糊住了,才对着她下手…”

忠勇侯点头:“如果你都没见过,应该不是官员家的千金。”

平王…这话说的。

“…可是,舅舅,我现在怎么想怎么觉得她长得像段相啊。”

忠勇侯头疼:“先不说这个,我派人去打探打探。你老老实实呆在府里,除了进宫上朝办差,哪里也不要去了。若是被端王那边发现了端倪,你也知道后果吧?”

平王正了脸色,冷笑:“放心吧舅舅,这点儿轻重我还是晓得的。”

忠勇侯点头:“日后若是功成,你想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?越到了最后越不能放松。我看着,你府里从现在起不要再进人了。”

平王脸皮子一抽,不要吧。

忠勇侯板了脸:“你多去王妃那里走走。才一个嫡子,多生几个才好。端王在这项上可不如你,才得一个女儿,嗤,老爷子能开心了去?”

平王懒懒应了声,突然想到什么:“舅舅,端王那边可是娶了段相的嫡女做侧妃呢,不如我也…”段相的女儿可个个都是花容月貌,才华横溢啊。

“你也什么?你有什么位份给人家?”

平王不说话了,他的正妃侧妃位置都满了。

忠勇侯叹了声:“段相不是好惹的,你讨他的闺女做通房吗?你安安分分别让人揪住小辫子就好。还有,这几天注意观察段相,若真是他的女儿,他必定会对着你露出形色。”

平王有些不安:“那怎么办?”

忠勇侯淡淡道:“到时候再看。”

平王果然接连几天都老老实实足不出户,上朝办差的时候,见着段相不着痕迹的打量,可他对自己对周围人并没什么不一样的。平王慢慢放了心,可见那个小娘子是胡说的。哼,等日后…爷定要你好看。

可惜,平王没发现,几次他转身走掉时,段相一掠而过的目光里含着深思不满提防…

难道惜儿说的话真的要考虑了?(未完待续。)

南宁妇科医院
南宁妇科医院哪家好
南宁好的妇科医院
南宁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南宁治疗白带异常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