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宁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统御万界 第三二四章 同行(下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32:40 编辑:笔名

统御万界 第三二四章 同行(下)

小天杀自信十足的拍拍胸脯,可忽然之它身上喷涌出来一股浓重的死亡黑气,小家伙两眼一翻昏了过去。

“唉……”孙昂摇头,将它收进了腰间的皮囊之中。这种事情他帮不上忙,而且感觉小东西虽然不靠谱,但在这方面还是有自知之明的。

孙昂去将那头九幽魔魇兽的尸体处理了一下,各种高阶材料收获极为丰富,他全都放进了星云烙印之中。

“可惜这些鳞片几乎都被小东西炸碎了,不然价值更高。”孙昂一边惋惜,一边抬手放出元息,将那些破碎的深有蓝色鳞片全都吸摄而起,也送入了星云烙印,在那一片照代堂的大6上随意堆放着。

虽然説他自己现在已经看不上这种破损的九阶材料,不过带回去之后应该还是能卖个好价钱,毕竟这是非常罕见的来自九幽的材料。

孙昂关闭了星云烙印之后,一条小蛇从这一片大6深处钻了出来,贪婪的盯着那一堆破碎的鳞片,终于没忍住扑上去撒欢大吃起来……

……

“这个方向不对。”神葬叹了口气,两人站在一块巨石上,巨石高达三百丈,宽广无比,表面上布满了裂痕。

孙昂安慰道:“别着急,慢慢感应。”

神葬diǎndiǎn头,盘膝坐下来説道:“你帮我护法。”孙昂义不容辞。

神葬帝女深吸一口气,魔元转化,双手在胸前飞快的变换着一个个特殊的手印,而后帝君宝鉴被召唤出来。

这一次,她并不是要用帝君宝鉴来战斗,而是高高抬起双手,一丝丝暗金色的魔元从指缝间流淌进了帝君宝鉴之中。

这一步虚幻光芒组成的帝君宝鉴飞快的翻动起来,哗哗哗的书页声中,带着一丝和周围世界秩序暗中相合的韵律。

一部帝君宝鉴来回翻动了九次,神葬帝女猛的睁开眼来,脸上露出了明显的疲态

,甚至比用帝君宝鉴战斗一次还要辛苦。

她双手一合,光芒消失帝君宝鉴隐没。她指着一个方向:“应该是往那边去。”

孙昂diǎn头,伸手扶着她:“咱们走。”

神葬虽然辛苦,但是并没有到了走路还需要人搀扶的地步。不过孙昂伸过手来,她就悄悄的接受了,娇躯靠在孙昂身上,一种説不出来的安宁感觉在心田上蔓延着。

两人互相依偎着从那座龟裂的巨石上走下来,孙昂鼻孔中嗅着她丝上传来的醉人香气,忽然色胆打了起来,一个打横将神葬抱了起来。

神葬低声一呼,孙昂义正词严道:“别动,当心摔下去。”

神葬妙目流转,看着他线条坚毅的下巴,好一会儿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你这个借口找的……好敷衍、好没有诚意。”

孙昂也笑了,手上抱的更紧了,因为他感觉到神葬并没有挣扎。

在两人周围百丈范围内,七具钢兵人偶负责警戒,保证不会有任何危险生,孙昂美滋滋的抱着心上人,踏在九幽的大地上,忽然之间恨不得就这样一直走下去。

三十路里只有一头不开眼的冥火恐牛前来打扰,被孙昂操纵着七具钢兵人偶撕成了碎片。但是神葬也趁此机会从他怀里跳了下来,让孙昂暗呼可惜,意犹未尽。

又走了七八里,孙昂悄悄靠近神葬,猛的一指远处的草丛大叫一声:“有蛇!”

然而,神葬并没有像他期待的那样,一声惊呼扑进他的怀里,只是转过那张吹弹可破的精致俏脸来,饶有兴趣的看着他,一直看的孙昂讪讪。

她嗔怪问道:“你是不是经常用这一招对付人族的女孩子?”

孙昂暗呼不好正要解释,神葬已经轻轻冷哼一声扭头走了。

他连忙追上去:“我要真是那种人,就不会用这样拙劣的手段了呀。”

“説得好像你之前的手段多么高明似地。”

孙昂再次讪讪,回忆一下,自己和神葬在一起的时候,真的只能算是“笨拙”啊。孙昂抚额摇头,觉自己一世英名都要葬送在这个魔族美少女手中。

他涎着脸又追上来:“所以可以证明我真的很生疏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希望你能熟练一些?”神葬美眸转动看着他。孙昂无奈:“我怎么説都是错,你这是强词夺理。”

神葬轻轻哼了一声,不再多説继续往前走。孙昂跟在后面,还不死心:“你不能这样,必须补偿我……”

神葬脸上微微红,娇嗔道:“你都抱了那么长时间了,今天不可以了。”

孙昂一阵失望,旋即大喜:“那就是説明天还可以?”

神葬脸上更红了,没理会他独自走了,孙昂喜滋滋的:这就是默认了。

前方开路的一具钢兵人偶忽然传来了一阵预警,孙昂连忙拉住神葬。他将另外六具钢兵人偶聚集在周围保护,做好了准备这才和神葬一起悄悄上前。

他们找到那一具钢兵人偶的时候,这件九阶神物正在被一群树怪纠缠。这些树怪长的并不高大,但是每一株都十分粗壮,枝条坚韧无比,长满了锋利的倒刺。就算是钢兵人偶想要将一株彻底轰碎都不容易。

而且这些古怪的死亡生灵似乎拥有很高的灵智,它们彼此配合牵扯着钢兵人偶无法专心对付任何一株树怪。

但是真正吸引孙昂和神葬注意力的,却不是这些树怪,而是在树怪严密保护的后方,那一片诡异莫名的巨大沼泽。

沼泽之上,虚空浮动。孙昂已经数次目睹虚空之门的打开,对于空间力量波动十分熟悉,而那一片虚空浮动,正是空间通道打开、闭合之间的状态。空间力量极为不稳定。

而虚空变化的源头,则是沼泽中央一片特殊的建筑。它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鸟笼,斜着撞进了沼泽之中。

甚至那一片沼泽地带,也是因为虚空混乱导致的大地虚幻。

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连神葬也忍不住问道。

那巨大詩鸟笼形建筑十分庞大,看上去整体都是由某种特殊的金属制成。即便是从虚空之中坠落到了九幽之中,也是牢固无比,仅仅是有些变形而并未破碎。

孙昂也摇头:“我从未见过这种建筑。”

另外六具钢兵人偶一起上前,切瓜砍菜一般将那一群树怪杀的干净,每一株树怪都掉落处一枚奇特的死亡凝晶。

一具钢兵人偶将全部的树怪死亡凝晶收集起来交到了孙昂手上,这种死亡凝晶之中还透着一丝淡淡的幽蓝色。

孙昂一阵惊讶:“除了死亡之力,还有一丝空间能量。”

他抬头看着那一片浮动不止的虚空,显然这附近的死亡生灵也都受到了空间历练的影响。清除了这一群树怪,通往那广阔沼泽的路上再也没有阻碍,但是孙昂和神葬都很谨慎,那庞大的建筑之中,隐隐透露出危险地气息。

“你所预感的,是这里吗?”孙昂问道。神葬叹了口气:“我很不希望是这里,可惜、就是此地。”

孙昂道:“这里似乎因为某种力量的干扰,所以空间浮动,的确更容易打开虚空通道,可是我们没有办法定位七界,就算是打开了虚空通道,怕是也会迷失在空间乱流之中。”

神葬也diǎn头:“先过去看看吧,生机往往藏在绝境之中。”她略作准备,身后逐渐显露出一只虚幻的九翼天凰魔照,不过魔照之中的九翼天凰正在沉睡,九只巨大的金光羽翼盖在身上。一旦需要战斗,它随时可以苏醒,给神葬帝女最大的支持。

孙昂也默默准备,天庭武照随时可以动。同时将神兵和丹器都握在手中。入魂化作了手背上一根汗毛,灵活的随风飘动。

两人踩着地上树怪破碎的枝干走近了那一片沼泽,越是靠近越是能够感觉到空间力量带来的各种变化。时不时的有一道散着奇异灵光空间能量,如同灵蛇一般的从两人身边游过。

但实际上这种散逸出来的空间能量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无害,一旦被沾上,立刻就会有一部分身体被传送到不知名的空间去。

孙昂默默升起一枚大乘符印,灵光荡开,阻挡着那些空间力量。

到了沼泽边,两人低头一看,地面正在荡漾,沼泽中并非泥水,而是混乱的空间糅合了泥土、岩石、腐尸,在隐没和显化之间迅交替变化。

孙昂脚尖一勾,从旁边挑起来一块石头飞进去。噗!竟然像是石块落进泥沼中的声音,只不过溅起来不是一片烂泥,而是无数细小的空间力量。

这种力量四处散逸,融入了周围浮动混乱的虚空之中。而那一块石头在周围的空间泥沼之中浮浮沉沉,给人一种明明存在,却又把握不到的怪异感觉。
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在线问答
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预约电话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在线答疑
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预约急诊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在线询问